城北空燃

这里唐苏,不高冷易勾搭

【瓶邪】散记(回南天番外,黎簇视角,一发完)


(一)

  我寒假一直在吴山居作为吴老板的徒弟义务打工,工资堪比十年前的王盟,好歹包吃包住也饿不死,没事儿的时候就绞尽脑汁偷偷翻老早以前吴老板的笔记,被张爷不轻不重地多次制止,未果。

  最终策反了张爷,我们俩趁吴老板和胖爷出去按摩,把铺子里囤的旧笔记全都找了出来,一页一页慢慢翻看。

  当然我觉得以张爷一贯的作风和气场,他真想阻止我的话,我一定会立马不耻下跪的,但这次我简直都看到了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写满了“我很好说话的快来策反我。”

(二)

张爷回来了,吴老板决定撒钱让大家聚一聚,算是给他接风。恰好秀秀姐和花儿爷黑眼镜都在杭州处理吴家铺子转接的问题,就基本上人能凑齐。

  一辆普通的车,黑眼镜自告奋勇地开车,秀秀姐一个人坐在副座,后排几个人挤作一团,花儿爷、胖爷、王盟、吴老板、张爷。

  所以最后吴老板一定是因为太挤了才坐到张爷腿上的,没毛病。

  可是为什么车挤不下的那天,我被勒令追着车跑…

(三)

  吴老板的嗅觉不好,张爷回来以后默默地担起了在家里做饭的重担。老板一开始还不太相信他会做饭,但吃了几次也只剩下膜拜了,然后沉迷洗碗刷碗不能自拔。

  据说张爷专门混进楼外楼去学了西湖醋鱼的详细做法,回家后试着做了一次。

妈的老子这辈子都忘不了吴老板用筷子小心翼翼地挑鱼刺时,张爷在一边不经意偷瞄他的眼神。

(三)

  有天吴老板的父母的和二叔到家里边来坐客,还带了不少阿姨自制的小吃,看着都馋。

  张爷帮长辈们泡了一壶上好的明前龙井,吴老板缩在沙发上玩手机,时不时无赖地回应二爷的各种暗藏玄机的问题,最后二爷也没辙了,把手边的沙发枕开玩笑般地朝吴老板砸过去,被他灵巧地一偏头躲过,然后直接摔在我脸上。

  估计二爷是被我眼里包着一汪泪的小表情逗笑了吧,接着他眼中带着回忆的神色,对我道:

  “黎簇对不起啊,教训这小子结果误伤了小朋友。”

  据吴老板后来回忆说我当时的表情像吃了屎一样。

  二爷接着道:“小邪小时候有次被我教训了,也是和你差不多的表情,委屈又怪可怜的,其实心里都打着小算盘吧?”

  “当时是回长沙过年,几个孩子一起点鞭炮瞎闹,可小邪去拿到的打火机是打不出火的,他也能耐,一个人溜回屋子里去翻老三的房间柜子,还真让他找到了一包烟,结果他就在火炉边上把一根烟点燃了,烟来点鞭炮,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的炮正好放完了,就一脸乖巧地用手夹着烟站土坡上看着我。我一想你小子能耐了,小小年纪就学抽烟,就气冲冲地朝他跑过去。”

  “我印象特别深,他当时就是这种表情。”

  我还在想继续扒黑历史,却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张爷先笑了,像冬雪初融的那种笑,特好看。

  吴妈妈人也好,不停地拽着我和张爷问东问西,还一脸心疼地拉着张爷的骨节分明的手说:“小张你挺瘦了,平时小邪欺负你别总让着她,在家里没必要委屈自己啊。”

  张爷有点好笑,却很认真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吴妈妈这才放心,从包里拿出一大袋自家的炒莲子递给他,惹得老板一声撕心裂肺的“妈!!我的呢?!!”

  张爷笑得更开心了,二话不说抓了一大把放到老板的手上,语气淡淡的,“想吃再拿。”老板但也被逗乐了,眉眼弯弯一副特别无良奸商的表情选了一枚特别饱满的莲子喂给张爷。

  总之传说中强大淡泊如神祇的哑巴张有点受宠若惊的小迟疑,又小心翼翼地低头去咬那枚炒莲子的样子迷一般让我联想到某种小动物,软软糯糯慵慵懒懒。

(四)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五)

二零零五年的张起灵,来时莫徘徊。

——————————END————————————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