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空燃

这里唐苏,不高冷易勾搭

【瓶邪】西藏獚跑丢了

  我们回福建以后,就恢复了养老生活,吃饭睡觉遛鸡收菜,站房顶上打着灯语骂邻居大妈骂半宿,这时候闷油瓶一般就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打瞌睡,时不时打个灯问我们多久收完,然后出来帮我们一起拎菜回家。

  有天吃完晚饭,我吃饱了撑的要去溜三只狗,刚把门打开,那只西藏獚就乐癫癫地冲了出去,如果是它真是一只宠物狗,那么它真的太出色了,要是前几年一切还没结束的时候二叔送它给我,估计别说防身了,我能被它活生生玩死。

  宠物狗就宠物狗吧,吴家的手艺到我这一代估计也没戏了。

  一开始傻狗跑出去的时候我还没怎么在意,走了一段路才发觉,娘的,这家伙可能跑丢了。

  说实话我倒不是很担心,毕竟小满哥也在,哄一哄这大佬,让它去找绝对能找到,顶多被它狗眼藐视一下,我一点都不受打击的,呵。

  我蹲下来,直视小满哥清澈的狗眼,示意我需要它去帮我找傻狗,可小满哥压根不理我,看了我一眼就绕过我,径直走开了。

  我半天没反应过来,很久才意识到可能平时在家里,那只獚动不动就钻进我衣服里闹腾的样子辣到了这位大佬的眼睛,于是愤怒扭曲了它的狗性,让它的道德沦丧。

  啧,社会我满哥,狗狠话不多。
 
  好吧我承认,西藏獚偶尔也会扑腾着在闷油瓶身上打滚玩,闷油瓶一般不会理他,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摸两下傻狗的头。更有一次,傻狗晕乎乎地靠着他搭在沙发上的手臂睡觉,闷油瓶也不管它,安静地闭目养神。

  啧,盗笔邪你听得到不,你还不如以后你养的一条傻狗。

  不管怎么说,西藏獚还是要找的,毕竟是我的狗,再呆再傻我都得对它负责。我只能求助胖子的河马狗,这货一脸茫然地看我解释了很久总算懂了我的意思,倒挺大度地到处嗅嗅准备带我去了。

  只留下小满哥孤独的背影,这位长辈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了过来。

  跟着河马狗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几乎整个村子都走过了,天也快黑透了。结果这河马狗吧唧一声坐了下去,对我吐着舌头,意思是找不到真不好意思。

  小满哥也挨着它坐下去,轻飘飘地一个眼神表示现在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下我真的绝望了,一边心道死胖子你的狗比你还不靠谱,一边安慰自己没事儿闷油瓶这种失踪专业户都捞回来了,一条狗难道会比他难捞么?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突然我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发现是闷油瓶。

  我接起来,无比顺口地说了一句:“歪,小哥?”

  刚说出口我就觉得不对,猛地发现前段时间跟黎簇苏万那两个熊孩子胡扯,用表情包撕逼走火入魔了。

  我立马改口:“喂,小哥?有事?”

  电话那边说道:“狗我抓到了,现在在小卖部,一起回家。”
 
  我几乎是泪流满面地说了一声哦,下意识等他先挂电话,可他一直没挂,沉默地一言不发,就把手机贴在脸边,轻轻地可以听见他的呼吸声,但就是不肯挂电话,好像一定要等我先一样。

   嘿,小样儿,不就是喜欢我么。

 

评论(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