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空燃

这里唐苏,不高冷易勾搭

【瓶邪】吴邪以为自己得了花吐症(沙海后,治愈,一发完)


   吴邪小时候听爷爷说过一种叫“花吐症”的怪病,患上花吐症的人会吐出一朵朵绮丽的花儿,当时他只当是怪谈听了,后来却在不尽的沉浮中明白了那既美而哀的绝望。

  多少年了,固执地追着一个人过去的背影,看到雪山,看到沙漠。好像喉咙在发痒,依然无可奈何。

  张起灵一定没有看到过吴邪嬉皮笑脸下的无力,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吴邪总会说着说着一脸严肃地逃进厕所,再笑着回来却安静许多。

  虽然那种喉咙发痒的感觉只是吴邪的臆想,他也怕某天梦中惊醒时枕边躺着不知名的洁白花朵,上面染着斑驳的血迹。

  有一次吴邪生病住院了,躺在病床上半梦半醒地睡着,张起灵在家里做饭准备带来给他吃,吩咐王盟先来照顾。结果这家伙没头没脑地顺手买了一束花,放在吴邪的边上。

  几乎是瞬间吴邪就条件反射地清醒了,看到那些花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一言不发地又躺了回去。当然后来知道真相后差点用那束花把王盟抽傻。

  后来在家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没来由地想到故事最初的那条小巷,又想到月光下的八月长白,最后却是和年货挤在一起打瞌睡的张起灵,然后画面定格。

  吴邪感觉自己懂了。花吐症就花吐症吧,反正一切结束以后他也没什么志向,只要现世安稳,再多陪着闷油瓶潇洒几年就够了。

  反正他也不想张起灵知道什么,得过且过吧。

  只是有点小小的不甘心罢了。不甘心只能远远地跟着他,却不能与他并肩而立。

  可后来啊,当张起灵面无表情地撑一把伞站在堂口外等他时,他才真正明白,不只是不甘心而已。

  “檐水穿墙,再细的痒经年也刻成伤。”
  “长夜未央,盲眼偏贪看远道的光。”
  “再恳请你回首就当是次最寻常赏光。”
                             ——河图《寸缕》

  够了,真的够了。即使那洁白的花朵还未飘落,可他的心啊却早已伤痕累累。

——————————————————————————

  吴邪在等,等一朵花的到来,可是好久好久都没有等到。于是他终于没忍住上网查了,然后无比想抽自己一巴掌。

  百度百科上是这么说的:“花吐症只有在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的时候才会发作。”

  大爷的天知道为什么吴老狗没把这事给他说完!

  嗯等等?有什么不对?吴邪僵硬地偏头看张起灵,然后张起灵就看到十年后牛逼兮兮的吴老板眼睛里包着一大汪泪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嗯?吴邪终于发现了啊。

————————END——————————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