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空燃

这里唐苏,不高冷易勾搭

【赤锁】新岁

旧文新发,小天使们国庆快乐ε==(づ′▽`)づ

(一)

联墨绞,孔灯偎,长街十里红裳醉

裳褪又新岁。

水灯渺,残桥阙,湖帘霜淬清寒月
 

小舍独冬雪。

(二)

新年将至。

空旷的小巷偶能遥遥地闻见几串象征性般的鞭炮响声,孩子未染岁月霜尘的童声欢语,纯粹得像儿时手握的半块红豆糖。

雕花门外,仍是夕阳斜照的黄昏浮在薄雪静覆的商业街上,舍门轻锁暖温,长信宫灯明明灭灭长燃不熄,博山炉袅袅青烟逸着淡香。

年轻店主倚坐在外间玉屏风前的椅子上,莫约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身前案中茶盏浸着翠色,氤氲水雾一般的茶香弥散。身侧柜台右侧一支白玉瓶子中插了几枝有些枯干的茉莉。

老板记得几个月前几个大学生打扮的姑娘欲言又止地抱着花在哑舍门前徘徊许久,最后脸红得像是醉了酒一般吼了什么,将茉莉放在地上,神色虔诚得像道别了一场青春的奠礼,逃也似的捂着烧红的脸撒腿就跑。

而那时正值毕业季。

当天晚上就是一场暴雨,呼啸在杭州城的街头巷尾,雨珠砸在青石板上听上去怪可怜的,老板这才想起什么,放下手中擦拭古物的绢布,拉开哑舍的门将泡在水洼里奄奄一息的茉莉花救了起来,养在哑舍里。

现在老板偶的抬起头看了看那支瓶子里的茉莉,不由心下好笑。

那家伙由于扶苏的记忆回忆起当年秦朝旧事后,也曾露出一脸悲伤无奈的表情,大型犬一般地凑过来抱住他,耳畔是温热的气息。


“以后有我啦老板。”



次日抱着一盆正值好年岁的茉莉到哑舍,望着老板无语的目光,笑得像黑暗中耀眼的光。

其实老板懂,神童甘罗十二岁称相不是白当的。

茉莉------莫离

都只是要珍惜当下罢。

都别再离开了,时间消受不起的任性。

(三)

医生下班后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推开沉重的雕花木门后,使之倾泻而入的耀眼的黄昏暖光。

像划破漫漫寒冬雪的第一道春色暖光,
于是被埋在黑暗孤寂岁月里的生命被惊醒了。


“老板,新年快乐。”医生提着两盒小笼包笑着如是说,扑过来就是一个温暖的熊抱。

老板回抱,低下头去装作仍在悠哉悠哉看书喝茶的样子,嘴角却不受控制地向上翘起幅度

“新年快乐。”


想了想,启唇又道:


“要红包么?”

===========end=============

以上,

感谢阅读。

评论(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