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空燃

这里唐苏,不高冷易勾搭

【瓶邪】沙海里一个梦(一发完)

我做了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梦。

梦里我还心安理得地当着我的古董店小老板,整天无所事事地混日子。某天店里进来了一个大金牙老头,他兴高采烈地朝我走开却左脚踩到右脚摔得很惨,一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这一摔就突发脑溢血当场死亡,把我和那个叫王盟的伙计吓得不轻,后来把他送去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没了呼吸。

如果只是这样都算了,麻烦的是之后的几个月我们被迫接受了派出所等各方面的调查,最后我二叔在暗里协调了几番,日子才算真的消停,不然再查下去就不是我有蓄意杀人的嫌疑了,条子非得把我三叔那伙人抓起来日出屎。

没错我三叔那伙人。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明示暗示太多次了,可他一点儿带我下地的意思也没有,他身边那个最亲近的伙计潘子也总豪爽地朝我笑着:

“三爷不让你去总有他的道理,说实话小三爷你也不适合经历这些。”

然后任我软磨硬泡,老狐狸和他也不松口,最后搬来我爸当救兵,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敢怒不敢言。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流走所有细琐的事。

我却总感觉生命中缺了什么,仔细在记忆里翻找却发现什么也没缺:父母、妻儿、朋友、同学…好像真的什么都有,在城市的喧嚷中也有我的一处灯火。

小时候看唐僧过女儿国,总庆幸他逃过了一劫后来长大了才明白他是错过了一生。

突然在想,是不是我也错过了和谁的一生?留某个命中注定却素未谋面的人神色淡漠地看着向南飞的归鸟,不知道该去往何方。

然后梦醒了,金万堂还活着,我也入局了,潘子也走了,三叔也消失了。

可是连闷油瓶也离开了,真的像是世界上真的没有他存在过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睁开眼依然是墨脱的雪山,悠蓝的天幕划过很多鸟掠翔的身影,高而远,每一只都似曾相识,却又不是曾经看见的那一只。

我对于闷油瓶的告别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却也没这么想不开了,如果最终会有一个好结局,那么我也可以用所有去换,换不来就抢,抢不来就偷。总会有的吧。

所以我只能往前走,大胆地往前走。哪怕其实我不明白未来在何方。

因为我遇见你,才是最幸运的事。

至少我遇见你,陪伴你,告别你,至少我没有错过这一生。

————————END——————————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