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空燃

这里唐苏,不高冷易勾搭

【瓶邪/荼岩】喇嘛吴(借梗,沙海邪,一发完)


  安岩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男人,这个自称关根的喇嘛不知为何给他一种沧桑历练却干净温和的奇妙感觉。而此刻的关根,也就是吴邪表示对这个在西藏喇嘛庙偶遇的旅客并不怎么感兴趣,甚至吵得他想骂人。

  “二货。”吴邪心想这绝对是个二货,不然哪个正常人会在喇嘛庙旅游的时候,看到喇嘛蹲着吃泡面就凑上来一脸期待地唱《鸳鸯茶》。

  安岩却满脑子都是这喇嘛有神经病吧,如果不是他做任务的接头人,哪有真喇嘛会蹲在院子里面的一座石像边全身低气压地吃泡面,一副悲伤决绝的表情。

  可是…万一真的是喇嘛怎么办…安岩心说完了又要丢人,协会给的什么破街头暗号。

  然后他决定为自己的失态打个圆场:

  “大师…我…我最近仿佛看清了这个黑暗污浊不堪的世界,感觉自己出淤泥而不染,不能再安于红尘,怎么办?”

  安岩尽力装出一副自己真的是来问禅的样子,虽然在吴邪看来他的表情很好笑。


  “那么你去拿个袋子,把庙里的垃圾都捡进去。”

  安岩只能照做,片刻后把装满的袋子递给吴邪,结果吴邪却又给了他一个袋子让他到别处再捡。

  “所以大师的意思是只要有宽广的胸怀,任何污垢都无济于事对吧?”安岩恍然大悟状。

  吴邪挑眉,把没完全冷掉也没喝汤的泡面丢到石像脚边。

“不,我的意思是你装,你继续装。”

——————————END——————————

时间线沙海没结束,小哥没回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115)